栏目导航
财经新闻 首页>财经新闻
工伤认定 不只是1道法律题
时间:2019-05-26 17:43作者:admin

  工伤认定,不只是1道法律题  检察机关发挥行政检察职能联合各方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鞠某是吉林省4平市某工厂的1名锅炉工,他值班的第2天早上被人发现在工厂的蓄水池内死亡。他杀?自杀?还是工作中意外死亡?  类似工作中产生的伤亡事故很多。对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的职工,如何依法保障其取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事关劳动者合法权益保护。最近几年来,检察机关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依法实行行政检察监督职责,重视对工伤行政确认等案件的办理,通过提出抗诉、发出再审检察建议等方式启动再审程序,依法监督法院公正司法和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充分保障了劳动者合法权益。   工作意外死亡还是自杀?  上文提到的事故产生后,4平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认为死者鞠某可排除因机械性外伤死亡,推断系生前溺水致使机械性窒息而死亡,鉴定意见为自杀。以后的屡次鉴定均认为鞠某为自杀,排除他杀和工作中意外死亡的情况。随后,当地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鞠某家属张某起诉至法院,要求法院依法撤消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鞠某的死亡属于因工死亡,并要求对其死亡缘由进行重新鉴定。1审、2审法院均没有支持鞠某家属的诉讼要求,缘由是锅炉工均为1人当班,第2天早上才发现鞠某死亡,其死亡时间不能肯定是工作时间,且消防蓄水池不是其工作岗位。吉林省高级法院也驳回了鞠某家属的再审申请,家属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鉴定机构出具死亡性质为“自杀”的鉴定意见缺少充分的证据补强,且程序不当。根据询问笔录,鞠某的妻子张某说值班当天下午,鞠某曾与其正常交换,这证明鞠某没有自杀偏向。其他证人证言也证实死者生前并没有异常情绪反应,且锅炉工也会有加水的情形。  随后,吉林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组织吉林省高级法院、省检察院、吉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学专家成立专家组进行会诊,认为鞠某符合溺水死亡并排除他杀,但根据现有材料,不能肯定其为意外溺水死亡或自杀溺水死亡。  根据调查结果,吉林省检察院以行政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毛病,且存在庭审程序背法为由向法院提出抗诉。经过再审,法院依法撤消了原1审、2审判决,责使人社局依法对涉案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行政行动。法院改判后,行政机关依法纠正毛病决定,重新作出了认定工伤决定书。  “此案触及民生,我们本着对人性的关怀,从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动身,获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办案检察官表示。  事后,张某来到吉林省检察院送上锦旗。“感谢检察机关的公正司法,让我切实感遭到了公平正义,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她说。  违背行政管理规范能否认定工伤?  工伤认定是特殊的行政确认行动,法律上对劳动者施以较多的保护原则和规则。在行政检察监督办案中,检察机关也有效利用劳动者特殊保护规则,强化对法院和行政机关的监督。  例如,实际操作中,如果存在违背行政管理规范的情形,是不是还能认定为工伤?2012年7月9日,江苏某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某与另外3人在乘坐肖某驾驶的轿车去徐州途中产生交通事故,致黄某和其中1人受伤,另外2人死亡,肖某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刑罚。  经鉴定,黄某因受伤致智能侵害、人格改变。同年9月13日,黄某以其代表公司前往徐州投标途中受伤为由,向当地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人社局以黄某提供的投标资料、授权拜托书中所盖的公司印章、聘请合同书上所盖的公司印章和该公司在工商部门所存的印模不1致,无证据证明黄某是因工受伤为由不予认定工伤。  2013年2月,黄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消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其为工伤。经过1审、2审,法院均以黄某没法证明投标书及授权拜托书上面的印章是其公司平时使用并加盖,也无证据证明事发当天,其去徐州参加投标时向公司领导实行了报告程序为由,保持了原判。  黄某不服上述判决,向法院申请再审,法院裁定驳回其再审申请。2015年1月,黄某向江苏省泰州市检察院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受理后迅速展开工作,依法会面当事人,并侧重就公章是不是由该公司使用的问题展开调查核实,查明黄某等人去徐州是借用该公司的资质参加招投标活动,与黄某的工作职责、工作任务相干,如果中标,则受益人为该公司,且投标书和授权拜托书上的印章与该公司其他项目投标文件上的印章1致。  记者了解到,目前建设施工领域借用资质现象较为普遍。“虽然借用资质是法律制止性行动,但实行该制止性行动的法律后果是资质的出借方和借用方应依照法律、行政法规承当相应的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对在出借、借用资质进程中单位职工与本单位的劳动合同实行没必要然产生影响。”办案检察官说。  经检察机关抗诉,法院全面采用检察机关意见,认定黄某为工伤。法院判决后,该建设有限公司与黄某达成和解,并支付其相应的工伤补偿金。  对此,检察官提示,劳动者为完成劳动合同肯定的工作任务而实行的行动应当认定为职务行动,其在实行行动中所受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不应因该行动违背行政管理规范而被否定为职务行动。  由于交通事故,黄某头部受了很大的损伤,身为顶梁柱的他基本上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家庭生活堕入困难,靠其家属打短工保持生活。  “历来没对这个案件抱有希望,没有想到经检察机关抗诉,成功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黄某代理律师于爱明表示。  超过工伤认定期限了吗?  工伤行政确认在行政诉讼监督案件中政策性较强,认识分歧较多,检察机关如何积极实行法律监督职责,准确援用、正确理解有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准确掌控工伤认定申请期限和工伤责任主体,关系到广大劳动者的切身利益。  湖北省检察机关就办了1起这样的案件。湖北某公司承建了1个农场的库房建设项目。经过两轮分包,张某承接了该项目中部份劳务,彭某就是其招来的工人。彭某在前往工地途中产生交通事故死亡。经过劳动仲裁和民事诉讼,终究确认彭某与该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尔后,彭某妻子肖某向当地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人社局以彭某与该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且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已超过1年的时限为由决定不予受理。肖某等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经过1审、2审,法院一样以工伤申请超过1年时限且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不支持肖某等人诉讼要求。再审申请也被驳回后,肖某遂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检察机关经审查认定该案事实与原审无异,但在法律适用上,认为原审确有毛病。检察机关提出抗诉认为,关于工伤认定的申请期限,肖某等人就彭某是不是与涉案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进行仲裁和民事诉讼耽误的时间不属于职工近亲属本身缘由,不应计算在工伤认定申请期限内。因此,其工伤认定申请未超越1年时限。  关于劳动关系的成立是不是为申请工伤认定的条件方面,根据法律规定,在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分包情形下,由具有用工主体资历的承包单位承当“用人单位”应予承当的工伤保险责任。在这类特殊情形下,工伤保险责任主体的认定其实不以劳动关系的成立为条件。“固然,这1规定其实不是对《工伤保险条例》规定1般情形下需以存在劳动关系为条件的否定。”办案检察官强调。  不久,法院对此案进行再审,采用检察机关意见,判处撤消人社局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  通过发挥行政检察职能,检察机关明确了工伤认定申请期限的中断情形,和工程分、转包情形下工伤责任主体的认定,进1步保障了工伤职工及其近亲属申请工伤认定的程序性权利和合法权益。  劳动的果实最甜蜜,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是让人民享有美好生活的条件。今年3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刘自荣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米泉市劳动人事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纠纷再审案,被评为推动中国法治进程10大行政诉讼典型案例。在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法治进程中,检察机关始终立足职能,努力让每个劳动者都能安心、放心肠创造美好生活。   闫晶晶

上一篇:移民管理局提示持证人更换卡式证件 本式通行证将失效

下一篇:没有了